当前位置:kzfq.cn生活拆局专家百度百科俄罗斯军工界的
拆局专家百度百科俄罗斯军工界的
2022-11-24

大概是检察官意识到波利卡尔波夫的重要性,到1931年又改判10年。住进了“古拉格”。对外称“苏联39飞机制造厂”,内部名称“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保安总局第39中央设计局”。1933年试飞成功的TsKB-12(即后来的I-16,也参加过援华抗战)的机身涂装有个奇特的标志:一个红星中间写着VT(即内部),狱中的波利卡尔波夫和同事们在严密的中继续进行设计工作。

图波列夫是“俄罗斯航空之父”茹可夫斯基的亲密伙伴,是中央空气动力学研究所(TsAGI)的首席设计师,也带出了最好的学生苏霍伊(担任过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副总设计师);波利卡尔波夫是当时苏联“最有才华的飞机设计师”,被称为“战斗机之王”。米高扬和格列维奇都曾是波利卡尔波夫的助手。

之后,波利卡尔波夫设计了全封闭座舱、全金属、可收放起落架的战斗机I-200(I-17),1939年底,苏德两国正处于耳鬓厮磨、如胶似漆的蜜月期,波利卡尔波夫随一个庞大的苏联代表团访问友好国家,代表团又是参观又是采购,在航空领域收获颇丰。

以下是引用 第4楼 @新新南京 的话:

1937年图波列夫被犯有“和间谍”罪被抓。因为试飞员列瓦涅夫斯基在驾驶ANT-25(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图波列夫设计局的缩写)飞往美国的测试中发动机漏油而返航。后来由契卡洛夫和格罗莫夫二人驾机完成了飞行。契卡洛夫成为斯大林眼里的“红人”,1935年斯大林观看了他一次飞行表演,不但与契卡洛夫握手,还亲吻了他!

为创记录,。飞机如此,哪个领域不是如此?苏联、东德、罗马尼亚的运动员大面积服用禁药只为“争光”。飞机与体育看似风马牛不相及,其实是一个逻辑:工业品的目的是为了证明其先进性、优越性、性,人的目的依然如此,工业品和人已不是目的本身,而异化为实现另一个目的的工具。

完全可以下这样一个结论:纵观九十多年的俄罗斯航空工业,根本不是人类工业文明之花,而是一片盛开过绚烂的奇葩。因此,它走到如今的荒芜是一个注定的结果。这是一个也许会让很多人无比酸楚、无比失望、无比幻灭,却又无比寻常的结论。

“造假”的亲兄弟叫“”,消息只在内部。一打听才知道敢情大家都是如此;“”的亲兄弟叫“涂抹”,说要“正确看待”;亲妹妹叫“”,说“大多数是好的”,他们都在一个单位:《真理报》。俄罗斯最近20年制造的虚假,还要等10-20年才能知道,原因很简单,撒1个慌需要配套8个,不信你等着。

太长了,没看完,但有一点可以明确,只要中国能达到俄罗斯的军工水准,南海不战而胜...

“数量就是质量”一直是这种的工业观。所以对待战斗机的态度是“能飞到前线就行”,对待人的态度自然是“能送死就行”。战术表现自然是人海战术,反正死的都是别人。这是有悠久传统的:沙俄时代的者称士兵为“灰色牲口”。而布尔什维克告诉你:这样死是必要的、光荣的!

对的。铁皮,不能从军工看军工,要从工业、工艺、冶金来看一个国家的工业。我们差就差在这些...

好吧,其实这点事不算什么,尽管米高扬的大哥是斯大林的、苏联人民委员会副阿纳斯塔斯米高扬(就是访问过西柏坡的那位)。但米高扬本人在飞机设计方面的勤奋、天才和贡献是人所共知的,而他大哥在那个粪坑里还算相对干净,这一点也是人所共知的。

这个过程中,消耗了巨量的矿产资源,挥霍了本民族最优秀的大脑。那一架架被称为“雄鹰”或“仙鹤”的飞机,完成了一个从铝锭再回到铝锭的无聊过程。在每一处旧飞机的坟场,机身上的红星都在滴血,荒草之上堆放的分明都是累累白骨。

他们的雷达可以扫描任何有目标,却扫描不出的:因为那是的。所以,俄罗斯早就进入了时代;他们能设计出最好的电传操控系统,却无力操控自己的命运,谁能在电话另一端给出那个足以决定他们的脉冲信号,他们到死都搞不清楚。

此后的苏-9也仅仅是被告了黑状而已,说“苏-9抄袭了Me-262,社会主义苏联抄袭,说出去影响不好”。不过他并不孤单:同样被告黑状的还有安东诺夫。他的“蜥蜴”酷似亨克尔的He-162“火蜥蜴”,也没有获准生产。

就在此时,他的助手米高扬搞了一次不大光彩的“宫廷”。挖走了格列维奇和罗莫丁,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局,即日后大名鼎鼎的“米格设计局”。而且米格设计局还是挂在波利卡尔波夫下面的二级设计局。“顺便把大体完成的I-200项目,这就是米格王朝的开山之作:MIG-1的由来。”

写这文字的应该是与有军工贸易的人,搞商业的人要涉及技术可能就为难他了。

2楼他们都是最好的流体力学专家,却对力学束手无策;他们精通风洞,却对黑洞茫然;他们都是涡流专家,但窝里斗根本不行;他们能设计出最好的“狗斗”战斗机,却没学过如何在办公室里“狗斗”;他们可以让自己的飞机与对手厮杀,但在人与人撕咬方面,近乎白痴;

对的。铁皮,不能从军工看军工,要从工业、工艺、冶金来看一个国家的工业。我们差就差在这些

他们的雷达可以扫描任何有目标,却扫描不出的:因为那是的。所以,俄罗斯早就进入了时代;他们能设计出最好的电传操控系统,却无力操控自己的命运,谁能在电话另一端给出那个足以决定他们的脉冲信号,他们到死都搞不清楚。

不知何故,按照惯例苏联各大设计局的总设计师都会被授予技术将军军衔,1943年有52名设计师被授予将军军衔,包括苏霍伊的两名副手。连AK-47的设计者卡拉什尼科夫都是“技术中将”军衔,但“苏霍伊直到1975年去世都是沙俄时代的士官军衔”(关于这一段,请见本人另一帖“穿军装的科学家”,还没来得及发呢)。

看似辉煌的苏联航空工业,着骇人听闻的、丑陋和,每一页档案都浸透着刺鼻的,再也没有那么多优秀的头脑可供,也没有那么多血肉可供,早已千疮百孔的巨兽轰然倒地,实在是一个“瓜熟蒂落”、“水到渠成”的正常逻辑。

列瓦涅夫斯基没有捞到头功,因此迁怒于图波列夫,向斯大林反映:图波列夫是人民的敌人,是他故意了那次飞行。之下图波列夫招了,的还有设计局150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。内部名称是“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保安总局第29中央设计局”。

以下是引用 第8楼 @边城风月 的话:

他们都是最好的流体力学专家,却对力学束手无策;他们精通风洞,却对黑洞茫然;他们都是涡流专家,但窝里斗根本不行;他们能设计出最好的“狗斗”战斗机,却没学过如何在办公室里“狗斗”;他们可以让自己的飞机与对手厮杀,但在人与人撕咬方面,近乎白痴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