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kzfq.cn奇闻断肢、泼开水…!这群人竟通过虐待猫狗疯狂敛财
断肢、泼开水…!这群人竟通过虐待猫狗疯狂敛财
2022-09-17

抽打、断肢、剥皮、泼开水……在现实生活中,竟然有人用这些残忍的方式虐待猫狗等家养宠物,以此来获得“快感”。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将虐杀的过程全程录像,在网络上大肆传播,甚至以此牟利。

账号被封禁,又会有新的账号出现;群组被解散,新群组反而变得更加隐秘。反虐杀动物的志愿者试图潜入群组搜集证据,竟被要求提交自己虐猫的“投名状”视频。

隐藏在互联网里的“血色交易链条”,如何才能彻底斩断?

血腥图文“闯入”她的浏览器

2019年底,大学教师容蓉在浏览某互联网社交平台时,无意中看到了陌生网友发布的虐猫图片。受到惊吓的她当即关掉了手机,“那么血腥、残忍,我当时就感觉头晕胸闷,人打飘。”

自此之后,容蓉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一幕血淋淋的场景,她开始失眠,做噩梦。无奈之下,她只能到医院接受相关的治疗。

事发至今已一年有余,容蓉说,自己仍未能完全走出这个阴影。“我努力在控制自己,不要去想这些画面。但直到现在,有时想到那画面,仍然整夜睡不着。”

令容蓉疑惑的是,一个正规的互联网平台,怎会允许如此血腥残暴的信息公开传播。同时,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她还有另一层担忧。“我的学生也是要上网的。如果这样的信息可以随意传播,那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也会受到影响的。”

2020年3月,容蓉将该互联网社交平台告上法庭,理由是平台没有尽到相应的管理义务。她要求平台立即删除所有虐猫视频,并禁止发布者继续传播。

隐秘角落里的“血色交易”

事实上,虐杀动物的视频以及围绕这些视频进行的地下交易,长期暗藏于互联网隐秘的角落里。

“人生苦短,所以我们要‘爱’猫猫来发泄。”

“我和猫不共戴天,捉到猫就虐杀。”

……

反虐杀动物的志愿者小沈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出示了一份文件。在这份近百页的文件里,志愿者们详细汇总了从2020年2月至12月在网络上公开发布的虐杀动物的信息。在这些聊天群里,充斥着愤恨猫狗、要虐杀以发泄的言论。志愿者们在“卧底”时发现,多数虐杀动物者对猫狗有仇恨的心态,他们通过虐杀动物来宣泄情绪,并认为“这是件快乐的事情”。

在这个群体内,发布视频数量大且内容“刺激”的成员,被称为“大佬”或“长老”。因此,有人试图通过这类举动在群体内获得较高的“地位”,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

除了从虐杀动物的行为中获得快感和身份认同之外,这些人更“现实”的目的是借此牟利。群组内的一些成员会分享部分虐猫虐狗视频的片段,如果想要看更多的内容,则需要向卖家支付一笔费用,购买打包的完整视频。

根据线索,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以购买者的身份,在线向一位出售视频者进行咨询。不过,对方仅展示了部分视频截图,并提出以200元的价格出售100GB的相关视频。

通过进一步的调查,看看新闻Knews记者发现,出售打包视频只是这些人牟利的初级手段。在这个群体之中,有人通过根据客户要求定制虐杀视频的方式,赚取了更多的“昧心钱”。

在看看新闻Knews记者拿到的一份视频中,一位男子展示了一张手写“订单”。“订单”显示,一位“客户”定制了虐杀黑猫的视频,并附带了三条“个性化”的需求。志愿者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:“定制虐杀品种猫的价格相对较高,因为有人比较喜欢看这些宠物猫‘从天堂坠入地狱’的场景。”

根据视频时长、动物品种、虐杀方式的不同,定制单个视频的价格一般从25元到100元不等。而这些被虐杀的动物,多数是流浪猫狗,还有一部分是通过领养渠道获得的。因此,对靠此牟利的卖家而言,这个买卖几乎是没有成本的。

志愿者“卧底”上述群组时看到,有人通过出售虐猫视频换了最新款的高档手机;有人“一个月卖了4万元”;更有甚者称,“比较忙的时候,一天就能卖6000元”。

为了向平台举报这些群组和用户,志愿者们曾长期卧底多个虐杀动物群,收集相关信息。仅2020年一年,志愿者们就收集到了超过200GB的虐杀动物视频。看看新闻Knews记者浏览部分视频后发现,视频中虐待动物的手法极其残忍:抽打、断肢、剥皮、泼开水、从高空抛下……视频中充斥着动物的惨叫以及施暴者的咒骂和笑声。

志愿者在收集到证据之后,会马上向平台举报正在传播和出售虐杀视频的账号。经过他们的努力,公开传播和出售虐杀动物视频的现象有所改善,曾经活跃的诸多群组均被禁言或解散。但是,这个群体也因此变得更加隐秘和难以追踪。

一段时间过后,志愿者们发现,要进入新的虐杀动物群取证变得越来越困难。其原因在于,为了防范“卧底”举报群组,管理员会要求新入群的成员递交“投名状”,也就是一段实名拍摄自己虐杀动物的视频。这种情况下,志愿者只能放弃更深入的调查。